当前位置:域名alive.cc两性忘不了前男友 我们纠结于婚外情
忘不了前男友 我们纠结于婚外情
2022-12-24

对于很多已婚男女,“初恋”是一个敏感词汇。如果再加上“重逢”二字,那就更是一场考验了。

■采写:记者梅晓芸

■讲述:风绮(化名)

■性别:女

■年龄:28岁

■学历:中专

■婚姻状况:已婚

■时间:2010年12月31日

■地点:鼓楼麦当劳店

“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/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”

“可惜不是你,陪我到最后,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……”每当听到梁静茹的这首《可惜不是你》,我都感概万千。因为我曾经有一个深爱我的男朋友,可惜我们没能走到最后。

那年我24岁,孤身一人在外地打工。棋政(化名)是我的工友,也是老乡。

和别的愣头小子不太一样,棋政虽然年纪不大,但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沉稳。他做事果敢,魄力十足,这让貌不惊人的他有着一种不同寻常的魅力。

后来我才知道,他的成熟稳重是被艰辛的生活历练出来的。

他家在襄阳农村,家里兄弟姐妹多,经济条件又不好。十七八岁时,他就出门打工。过早的独立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愣头小伙子,而是充满气概的大男人。工作上遇到大事小事,工友们都喜欢找棋政解决。棋政也愿意给大家帮忙,自然而然,他就成了大家的主心骨。

因为我们是老乡,棋政对我格外的关心。工作上他经常给我帮助,逢年过节,他还会给我带点老家的特产来。

棋政向我表露他的心思以后,我默认着答应了。在当时那个年龄,我还是第一次品尝爱情,甚至还不知道该怎么和男朋友交往。只觉得和棋政在一起,在异乡便有了个依靠。每次和棋政上街,我从来不跟他并排走,总是让他离我远点儿,我觉得别人看见了不好,更别提什么牵手了。

这种简简单单的小爱情,现在想来依旧很美好。后来棋政回襄阳工作了,那段时间,他每隔3天给我写一封信。其实那个时候,通信、网络都已经很发达了,但他说还是写信有感觉,他要把这些信收藏起来以后老了再看。

沉浸在幸福和甜蜜中的我们,很快便想到了结婚。但我的父母一听,坚决表示反对。他们觉得棋政家庭条件不好,我跟了棋政以后日子会很苦。

那时,我自己也没有什么主见,既然父母反对我就不再和棋政来往了。虽然棋政也做了很多坚持,但后来还是不了了之。

“我知道被疼是一种运气/但我无法完全交出自己”

和棋政分手半年后,我在一个交友群里认识了现在的老公路达(化名)。

路达和我同在一个城市,我们上班的地方离得近,在网上认识后我们就见面了。

比起棋政来,路达年龄虽然稍长,但一点都不及棋政成熟。他这人有点愤世嫉俗,看什么事情都很悲观,为人处事的方式也让我很看不惯。但路达对我很好,凡事特别迁就我,就连现在都还是如此。

老实说,当时路达并没有特别打动我的地方,我是被他感动才对他有了感情。

棋政回老家工作后,我总感觉像少了点什么,上班也提不起精神。路达知道我和棋政的事情后,非但没有冷落我,反而安慰我。每天下班,他都守在厂门外接我,休息时就带我到处散心。有了路达的安慰,很快我就忘了和棋政的事情,心情渐渐开朗起来。

在路达的紧追猛攻之下,我接受了他。不久,我们便结婚了。结婚后,我和棋政一直没有联系。偶尔也会想起他,但也只是当做一段云淡风轻的往事。

我和路达的婚后生活,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不好。他对我依旧迁就,只是他的一些坏毛病让我越来越讨厌。他喜欢生气,口无遮拦,爱挑别人的毛病,甚至和我的父母都经常斗嘴。

为了这些琐事,我们三番五次吵架。每次吵完架,我就一个人哭,哭着哭着,我就想起了棋政来。他现在过得好吗?他结婚了没有?要是当初和我结婚的是棋政,他肯定不舍得让我伤心,我后悔当初没有坚持和棋政在一起。

直到几个月前,我和路达再次因为一些琐事大吵了一架,我一气之下跑到了网吧。通过多方联系,我找到了棋政的qq号。

“这一刻突然觉得好熟悉/像昨天今天同时在放映”

棋政很快就加了我。在网上,他掩饰不住和我重逢的喜悦之情,这让我安了心,棋政没有忘记我。我们问候了彼此的生活,并且互相留下了电话号码。

原来,棋政当年和我分手后,一气之下就和别人介绍的一个女孩灵香(化名)结婚了。灵香很喜欢棋政,一直很主动地追求他,但棋政对灵香丝毫没有感情。从一开始,灵香就知道我的存在,棋政甚至在结婚前就对灵香说过,“我现在跟你结婚,但不可能跟你过一辈子。”棋政把我的照片一直放在枕头下,灵香看到了把照片收走了,这让棋政勃然大怒,动手打了灵香,他对灵香吼道:“我心里就是有她!”

这么多年来,棋政也试图联系过我。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怕棋政影响我的生活,没有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他。

仿佛丢失了的东西突然找到了一样,一种特殊的情感在我和棋政之间滋生。

我们开始频繁地发短信、打电话,但始终没有见面。对于这次“重逢”有可能发生的后果,我们都心知肚明。

然而,我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前不久,我和路达又吵架了,恰巧棋政也和灵香发生了争吵。我们相约出来吃饭,聊着聊着两个人都喝了酒。在酒精的作用下,我和棋政去宾馆开了房间,那一晚我们都没有回家。

事后,我很自责,很愧疚。这件事灵香和路达都不知道。

我和棋政也想到了各自离婚,然后我们在一起。可棋政的孩子还小,他不想带给孩子一个不完整的家。而我的家庭还没有糟糕到非要解体的地步,平心而论,路达除了性格不好以外,对我真是百依百顺。

这段时间,我一直很纠结,放弃谁对我来说都难以抉择。

(责任编辑:zxwq)